快手正版下载安装

不过很快,这些人便是莞尔一笑。

看来小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极好啊,不然的话,没有一定感情基础,是不会这么打打闹闹的,一定是相敬如宾的。

既然感情好,那说出安玲珑交代的那句话,他也就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这样想着,王建忠一脸欣慰的笑容离开了。就等着找个机会,单独跟盛诗缘把话说了。

而皮尔斯等人,也是一脸欣慰的笑容。

终于……

终于有个女人,能收服他们桀骜不驯的王了。

看来能成为王的女人,当上王后,也不简单啊!

而另一边的杨化宇和王晓卉,对视了一眼之后,都觉得,盛诗缘不愧是管理着总员工数千上万人大集团的总裁,连李不凡这个桀骜不驯的煞星,都能管了!

这个时候的屋子里,李不凡委屈巴巴的看着盛诗缘,但却不敢说一句话。

因为只要他说话,盛诗缘手中的力量就加重,弄的李不凡最后只能是用眼神传递此刻的想法,想让盛诗缘高抬贵手。

而在盛诗缘看来,好不容易有了收拾李不凡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呢?

蓝白条纹连衣裙女生时而安静时而活泼

要知道,李不凡可是说过的,对于屡教不改的人,是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的。收拾,就要给他收拾服帖的!

打,就要给他打怕!

掐,也要给他掐疼!

疼到有阴影,他下次再气人之前,就会仔细想一想了。

使得盛诗缘对于李不凡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视若不见,一边掐着李不凡的耳朵,一边冷着一张脸问道:“还敢不敢气我了?”

李不凡没说话,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但目中的委屈,却是更浓了。

盛诗缘轻哼一声道:“说话!”

“我可以说话了?”

“说!”

“我那也不是气啊,就是在跟闹着玩啊,怎么还当真,还生气了呢?”

“合着我生气是怪我了?”

“可不就……”话说到一半,李不凡立刻感受到了盛诗缘那娇柔的青葱玉指,就跟铁钳子一般,爆发出了难以相信的洪荒之力。

疼的李不凡歪着脑袋,更是龇牙咧嘴的。

但李不凡却没有再次怂了,而是怒目而视道:“盛诗缘这是想屈打成招么?”

“我就问,还敢不敢气我了?!”

“真的以为,掐了老子的耳朵,老子就拿没辙了么?”

盛诗缘皱了皱眉,却是寸步不让的再次开口问道:“只说,还敢不敢!”

“老子就特么不说了!”李不凡忽然伸手,掐在了盛诗缘的两只胳膊上,手法精准,速度出其不意。

李不凡微微用力,盛诗缘立刻觉得双手就失去了知觉,接着自然而然的就松手了。

李不凡一边伸手揉了揉还在作痛的耳朵,一边看着盛诗缘,轻哼一声道:“是不是真以为老子就没办法了?”

“老子不过是逗玩呢,还当真了。真是的!”

盛诗缘又不傻,当然知道李不凡是在让着自己的。不然的话,以对方那恐怖的身手,想对付自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么。

可是,即便知道事实的盛诗缘,仍旧是有些无法接受!

说都陪我演了半天了,就不能一直演下去,然后说几句好听的哄哄,我不就松手了么。

这样想着,盛诗缘愈发觉得委屈,眼圈都红了起来。

李不凡最见不得女人哭了,此刻见到盛诗缘的眼圈红了,顿时惊了一下。

“盛诗缘,不是很厉害么,怎么还哭鼻子呢。”李不凡虽然心疼,但仍旧是嘴硬的呛了一句。

盛诗缘冷哼一声,转过身子,嘴硬道:“我才没有呢,分明是刚刚哭了!”

“我是疼的!”李不凡把头伸在了盛诗缘的面前,指着耳朵道:“自己看,多红。”

“还不是气我!”

“那下手也真狠啊!”

“不气我我能下狠手么?!”

李不凡忽然觉得,跟女人好像就没办法讲道理。

使得李不凡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说两句好听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钟良学打来的。

李不凡皱了皱眉,难道是东南李家的那个李凡儒来了?

不然的话,钟良学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事给自己打电话的。

使得李不凡接通后,直接问道:“什么事?”

“不凡,东南李家的李凡儒老先生来了,现在我们正在瞻园门外呢。”钟良学客气而又恭敬的问道:“现在我们方便进去么?”

李不凡想也没想道:“行,进来吧。”

挂了电话之后,李不凡拉了拉盛诗缘的胳膊,道:“别生气了,我以后保证不气了,还不成么?”

盛诗缘仍旧是气呼呼的道:“谁知道说话算不算话!”

李不凡沉吟片刻,一脸认真的道:“那谁知道会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生气呢?”

“什么事都不能气我!”

“得了,我以后不跟说话成了吧!”李不凡道:“这样,就不会跟我生气,也不会说我气了!”

扔下这句气话之后,李不凡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盛诗缘此刻的心情……仍旧是气啊!

个混蛋,还生气了!

还说再也不跟我说话了!

行,看能憋多久!

李不凡出去之后,便打电话叫王建忠去外面接人,而他则去了偏院等着了。

不多时,王建忠便领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出了钟良学父子三人外,还有三人。

这三人从青年,到中年,直至老年都有。

而青年李不凡见过,正是下午的时候,在机场被收拾了一顿的李红星。

此刻李红星也是学乖了,就站在那中年男人,和老年男人的后面,一副憋闷的神色。

而他前面的中年人,和他有些相像,正是李涛。而那个老者,虽然七八十岁了,但双目炯炯,脊背笔直,没有任何老态龙钟之感。

在进来之后,钟良学立刻指着老者对李不凡道:“不凡,这位就是东南李家的李凡儒李老先生。”

在钟良学介绍之前,李不凡就有猜测了。

使得李不凡上下打量起李凡儒,片刻之后他便冷哼一声,道:“既然来了,那就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