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资讯
什么样的传统文化教育适合儿童?

  传统文化是什么?传统文化的教育目标是什么?适合儿童的传统文化教育又是怎样的?是《规》的诵背和操场上的跪拜?还是庄严肃穆的祭孔大典?……11月29日,由亲近母语研究院、南京市栖霞区委宣传部主办,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支持的首届儿童传统文化教育论坛在南京开幕。论坛围绕主题“做适合儿童的传统文化教育”展开了深入的阐释和讨论。

  如果以为儿童传统文化教育就是上千遍地《规》的话,不要说培养不了现代儿童,也培养不了合格的古代儿童。

  南开大学中国古典文学博士、江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黄晓丹,师从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多年,对于“儿童读经”的流行一直心存不安和困惑。她认为,“儿童读经”的流行正在改变人们对于古代社会和传统文化的想象,在这样的想象中,“读经”被寄予了、重塑家庭伦理、增强民族自信等种种希望。

  “然而,这些美好的目标是否能靠‘读经’完成?‘读经’就是在进行传统文化教育吗?”黄晓丹以《规》为例,做了深入的案例剖析。她介绍说自己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清代文学,接触的资料主要是清代的诗文集、传记和家谱,却几乎没有看到相关文献中提到《规》。她发现,海峡两岸的研究生把《规》拿来作硕士论文时,都会碰到两个问题,一是作者的生平非常不清楚,二是清代和时期以及解放后一直到2000年,对《规》研究文献都非常少。

  经过大量资料查阅和文献研究,黄晓丹确认《规》是清中期的作品,作者李毓秀是清代的秀才,“20世纪末《规》开始大规模流行,可见《规》的人说古代出现了那么多贤人君子和唐诗宋词,是因为他们从小读了《规》,这是不对的”。

  “为什么从《规》里很难找到反映儿童童真或童趣的内容?因为它本来就不是写给儿童的”。据黄晓丹考证,清代有人曾用《规》作教材,而主要的教授对象是成年农民,“当时遇到的问题是农民不识字,也看不懂的法律,所以经常因不懂法而犯法,学习了《规》,这些人可以初步阅读,并且遵守一些基本的规则”。

  而《规》的大规模流行,与上世纪90年代民间读经教育的兴起很有关系。当时社会观念松绑下带来教育的多元化,政策上允许孩童在家上学并可实行弹性课时。1991年,“教育部”停止把作为中学唯一的文化基本教材,因此民间教育便填补了这一真空,王财贵就是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人。同时,这20年间读经教育的书单也在不断变化,最初书单中包括不少经典,但由于推广和师资上的困难,经典教育开始变得窄化,更多偏向于经典,实践中又更多地出现以读《规》为主。

  黄晓丹说,中国的古代典籍中有大量优秀的故事、传说、童谣、诗歌……“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曾被深深地吸引。如果以为儿童传统文化教育就是把一千多字的《规》上千遍的话,不要说培养不了现代儿童,也培养不了合格的古代儿童,因为这样的儿童放在古代,也只是一个会复述、却不懂得鉴赏诗词歌赋的有趣味的人,在古代也是不会受欢迎的”。

  “《规》肯定不能代表传统蒙学的全貌”,黄晓丹表示,要防止对儿童传统文化教育的窄化。同时,传统中本身存在很多互相对抗、互相补充的因素,这是传统不断焕发生机的动力来源,“因此也要防止对传统文化教育的极端化”。

  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曾提出,“儿童不可跪着读经”。她认为,儿童读经的人们心愿是好的,但他们的立足点是“传统文化”。而孔子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一切的文化,包括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都是为了让今天的人们更幸福,明天的社会更美好。除此以外,再好的传统文化也不过是给少数人欣赏和玩味的古董。因此,儿童的传统文化教育不能仅仅是为了传承和传统文化,而更应该是为了丰富当下儿童的生命体验,并帮助他们拥有更为广阔的视野和世界的眼光,具备未来与世界对话的能力。

  可以用儿童文学的思想和方法来梳理、甄别和传统文化中的资源,而不是直接拿来“圣经贤传”,不问,捏着孩子的鼻子灌下去。

  关于文化传统的传承方式,美国心理学家布鲁诺·贝托海姆指出:“今天,像过去一样,养育孩子最重要的,也是最困难的任务就是帮助他找到人生的意义。”“对于这一任务,父母和其他照料孩子的人的影响最为重要;其次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但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将它传授给儿童。在儿童时期,只有文学能最好地这种知识。”

  对此,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朱自强主张,用儿童文学的思想和方法来梳理、甄别、传统文化中的资源,而不是直接拿来“圣经贤传”,不问,捏着孩子的鼻子灌下去。他认为,对儿童进行传统文化的教育,民间文学是重要的资源,“与《论语》、《三字经》等经典不同的是,民间文学不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表现形式,都更加贴近儿童心理和接受能力,更有助于儿童的成长”。

  在思想内容方面,民间故事触及并解决着儿童成长的深层心理问题。心理学家雪登·凯许登在《巫婆一定得死》一书中就指出:“童话故事不只是充满悬疑,能激发想象的冒险故事,它所提供的并不只是娱乐效果。童话故事在追逐奔跑,千钧一发的情节后,还有严肃的戏剧起伏,能反映出孩童内心世界发生的事件。虽然童话故事最初的吸引力可能在于它能取悦孩子,但它的魅力持久不衰,则是因为它能帮孩子处理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内心冲突。”

  雪登·凯许登抓住了民间故事中的“女巫”(凡是对故事主角造成致命的都是女巫)这一形象,进行深入剖析。他认为民间童话处理的正是、贪吃、嫉妒、色欲、、和懒惰这“童年的七大”,它由“女巫”来代表和呈现。但是,女巫并非真实的人,而是一种心理力量的表征,在无数民间童话中,女巫都代表所有孩子努力的某种天性。

  雪登·凯许登说:“童话故事之所以能解决这些冲突,是因为它提供孩子一个舞台,演练内心的冲突。儿童在聆听童话故事时,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内心各部分投射到故事中不同角色身上,在各个角色身上‘存放’内心对立的各种特质。”

  为什么在民间童话中“巫婆”即代表力量的角色一定得死?朱自强引用了雪登·凯许登的解释:“从心理观点来看,快乐结局象征正面的力量获胜,女巫被除掉,她代表的部分随之消灭,儿童就不再受到,怀疑的干扰。经历了变化——也就是所谓的洗涤,让小读者感到安全,肯定。”

  在中国的老故事中,有、传说、故事、童话等各种民间文学作品,也具有雪登·凯许登所说的“演练内心的冲突”、“解决这些冲突”的教育功能。

  朱自强指出,文学与科学不同。科学的发展往往是新的取代旧的,但是文学则不是这样。文学有变化,但是,却往往不是否定和取代,“《诗经》的艺术光泽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而被洗去,同样,古老的民间故事也会历久弥新,在儿童的阅读中,在儿童的成长中,显示其不‘老’的价值”。

  朱自强说,“读这些中国的‘老故事’,我就想到同样老的‘经典’。由给儿童读这些‘老故事’,我也想到一些地区风行的儿童‘读经’。多年前,我与阿甲等人讨论儿童教育领域的传统文化的传承问题,共同表达过需要重视民间文学的观点,我也曾写有《童谣之“大 ”与王财贵的儿童读经之“小”》一文,从题目中即可看出我对儿童读经,特别是将儿童读经搞成运动的看法”。

  传统文化教育应与儿童的生活相连接,用符合儿童和特点的方式,采用艺术的手段和体验的模式实施。

  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女孩卢璐,大学毕业后去英国学习戏剧,她分享了自己的特别感受和体验,“当时我们学习了一种先锋戏剧——身体剧场,内容涉及的都是的教故事和传说,与文艺复兴及近现代艺术紧密相连。而我作为一个中国学生,又能在舞台上呈现什么样的表演呢?当时的我既感到挑战又面临疑惑,也深深懊悔自己的传统文化积淀太缺乏了”。

  卢璐回国后发现,像她一样困惑的年轻‘海归’还真不少,“我们这些年轻人想要寻找答案,于是就一起创办了为儿童提供传统文化教育的‘禾邻社’”。他们花了6年时间,围绕自然节气、历史传说和风俗手艺等,为孩子们提供乡土艺术课程,并尝试把各种公共教育资源连接起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培育他们的中国根和民族魂”。

  2012年,刚被调到扬州市汶河小学做副校长的余耀,正面临学校难以招满生源的窘境,“眼看着周边的两所重点学校把生源都吸引走了”。余耀心里知道,其实汶河小学自身有着十分特殊的优势——悠久的历史和珍贵的传统文化资源。原来,在这所学校里有一个纪念汉代大儒董仲舒的——正谊书院,“为此,我们对学校进行了重新定位,即做适合儿童的国学教育”。

  很快,正谊书院被修缮一新,汶河小学做适合儿童的国学教育开始起步。吟诵、阅读、围棋、国术、琴棋书画……孩子们在课表上看到了很多新鲜的课程。新生开笔礼、十岁成长礼、中秋诗会……各种注重体验的传统文化教育活动,不定期地在学校开展起来。如今,汶河小学不但成为扬州市的国学教育,而且因其独特的国学教育而远近闻名,开始受到家长们的青睐。

  湖南长沙名师朱爱朝老师,多年来一直尝试通过带学生上自然笔记课的方式,引导学生感受汉字之美、节气之美、自然之美,“比如,当我们学习‘冬’字时,我会从‘冬’字的汉字演变讲起,然后会讲到节气,并让孩子们用线条和色彩来描绘他们心目中的冬天”。

  朱爱朝认为,中国的24节气是几千年前的老祖先把太阳“留”在大地上的痕迹,“节气既是大自然的节奏,也是祖先们的生活节奏,而我们开发的自然笔记课程,就是以24节气为经、以自然观察为纬,让孩子们体验节气中的传统文化之美,感受四季循环中的生生不息”。

  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曾谈到自己因从小学习中国古典诗词而受益良多,甚至对一生都有很大影响,包括为人处事和性情。所以她认为,教小孩子读诵中国的古典诗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要做好这件事,首先要从培养教师做起,“教师所教的方法一定要符合中国古典诗词的美感和特性,教师本人要能体会出这些古典诗词的美感和特性”。只有教师能有感受和,才能把这种传递给孩子们,而不是只会让他们死记硬背。

  20年前,道禾书院创始人曾国俊,为了即将上幼儿园的女儿能接受良好的教育,便以一位父亲的方式邀请几位好友,一同在创办了幼儿园,后来又创办了小学、初中、高中……如今,女儿已赴美读大学了,曾国俊则在教育这条上越走越有感觉,他说:“道禾教育所做的,正是探索办一个根植于华人传统文化的教育”。

  曾国俊认为,真正应该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首先是教师和家长,“因为只有他们学了之后,才知道怎么转换到学校教育和家庭生活中”。他说,今天学校中的很多课程并没有跟人的情感连接起来,因此效果会大打折扣,“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中需要情感连接,需要通过身心的和体验才能真正有所获得”。

  曾国俊以道禾书院的探索为例。在道禾书院,孩子们从一年级开始就会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文字护照笔记本,他可以每天选择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汉字,并通过查字典来学习,包括这个字的字形和字意,还可以用图画的方式表达他对这个汉字的理解。“因此,每个孩子每天学的汉子都各不一样。因为是自己选择的汉字,他们会学得很认真和用心”。这样学下来,到小学毕业时就能够深度掌握2000多个汉字。在家中,则要有文房四宝桌,父母可以每天送给孩子一个字,比如孩子今天做了一件很诚实的事,就可以送他一个“诚”字,旁边还可以稍做注释,并签名盖章。这样学6年,又会认识2000多个汉字。“这些字对孩子来说都是‘礼物’,有一天,当孩子长大后要去国外念书时,你就让他带上这些‘礼物’,他毕业后一定会记得回来”。

  在道禾书院,有精工、木工、造纸等五六个工作坊,还开设有古琴、茶艺、书法、射箭等相关课程。所有这些课程,都非常强调体验和情感连接。“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在品味女儿红和状元茶中,在家书一般的文字中,在饭后一起喝一套茶的过程中,慢慢就形成了。我们不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求’,它一直就在你的身边,而孩子们的和体验所获得的即是国学,即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经典”。

  南山华德福学校创始人、立品图书出版人黄明雨,在儿童传统文化教育方面有着深入的思考和探索。“我们的孩子通过学习《诗经》,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乐文化,一二年级的孩子已经开始学习传承了46代以上的西安古谱——《南集贤西邨乐社曲谱》,到了高年级则可以学习相关的古乐器”。多年的教育探索让他深有感触地说,教育因孩子而起,但是教育不能仅仅将目光投向孩子,而是要投向我们自身,“真正的传统文化教育是从的教育开始的”。

  徐冬梅则相信,儿童的传统文化教育不仅仅是为了传承和传统文化,而是应该丰富当下儿童的生命体验,让他们小小的生命之流逐渐汇入民族之源,将来可以更好地融入族群,增强文化认同和家国情怀,并打下扎实的中国根基,未来能以自己独特的文化血脉,为人类更好的发展提供更丰富的创造和可能性。(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郜云雁)


最新文章
·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答记者问
· 什么样的传统文化教育适合儿童?
· 首届中华传统文化微电影晚会举行
· 好吃又好玩!25个美味的游戏主题创意蛋糕
· 市举办文化艺术周活动
· 世园会融合传统文化元素 园室内外展区赏诗词之美
· 第六届西部文博会 创意产品设计大赛百万巨
· 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学子荣获第二届全国高校大学生服装立体造型
视频中心
官方合作伙伴
合作大客户
电话:+86 10 82302526 
联系人:视听事业部:李虎:13432015856
传真:+86 10 82320151         网址:www.brightchina.com.cn
北京888真人娱乐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丰产支路东窑村193号
COPYRIGHT© 2008-2020 北京888真人娱乐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4840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