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知识
中国传统文化-沪剧文化

  沪剧起源于浦江两岸的田头山歌和民间俚曲,在流传中受到弹词及其他民间说唱的影响,演变成说唱形式的滩簧。清代道光年间,浦江一带的滩簧发展为二人自奏自唱的对子戏和三人以上演员装扮人物、另设专人伴奏的同场戏。1898年,已有艺人流入上海,并固定在茶楼坐唱,称作本滩。1914年,本滩易名为申曲。1927年以后,申曲开始演出文明戏和剧。1941年上海沪剧社成立,申曲正式改称沪剧。沪剧是以表演现代生活为主的戏曲,其音乐委婉柔和,曲调优美动听,易于塑造现代的典型中的典型人物,具有浓郁时代气息和线年,沪剧经中华人民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沪剧音乐委婉柔和,曲调优美动听,唱腔主要分为板腔体和曲牌体两大类。板腔体唱腔包括以长腔长板为主的一些板式变化体唱腔,辅以迂回、三送、懒画眉等短曲和夜夜游、紫竹调、月月红等江南民间小调。曲牌体唱腔多数是明清俗曲、民间说唱的曲牌和江浙俚曲,也有从其他剧种吸收的曲牌及山歌、杂曲等。

  沪剧的伴奏乐器,从对子戏时的一把胡琴、一副板和一面小锣,到20世纪40年代时较大的沪剧团已使用五至七、八件乐器伴奏。以竹筒二胡为主(俗称申胡),辅以琵琶、扬琴、三弦、笛、箫等,属于江南丝竹类型配备,也采用支声复调手法演奏。后吸收了少数广东乐器,使一些江南丝竹乐及广东乐曲的音调融入唱腔过门中。

  沪剧的表演艺术,没有那种配合虚拟夸张的程式动作及伴奏念白的各种锣鼓点子的运用,打击乐很简单,并有在静场及某些情节中奏一段民间乐曲作为气氛音乐的做法。建国后,有的剧团在民乐基础上吸收了西洋乐器的弦乐、木管乐(有时还有铜管),组成混合乐队;有的还设置电声乐器,应用复调、和声以管弦乐技法配器,向新歌剧及电影音乐借鉴,戏剧配乐和剧情紧密配合。与此同时,发展了前奏曲、幕间曲及贯穿全剧的主题音乐的运用。

  沪剧是以表演现代生活为主的戏曲,其表演首先接受了戏曲传统表演特色,即唱、做、念、舞。在此基础上加强对现实生活的深人体会,又广泛吸收新歌剧、电影、话剧以及其他剧种可以借鉴的表演方法,并与音乐、布景、灯光、服饰融为一体,塑造现代的典型中的典型人物,具有浓郁时代气息和真情实感的艺术美。

  不同时期沪剧的脚色行当各有不同。对子戏时期一生一旦居多,同场戏时期有了生行、的分别。生行包括小生、老生,小生又分正场小生、风流小生。旦行又名包头,分正场包头、娘娘包头、花包头、老包头、邋遢包头等。当时由于班社人手少,演员往往需要串扮。随着沪剧表演向文明戏、话剧靠拢,其脚色行当的分类日渐淡化,动作、念白均未形成行当程式,演唱也都使用真声。

  沪剧主要剧目有《陆雅臣》《卖红菱》《十不许》《小分理》《捉牙虫》《阿必大回娘家》《女看灯》《庵堂相会》《顾鼎臣》《杨乃武与小白菜》《啼笑因缘》《阮玲玉》《空谷兰》《冰娘惨史》《雷雨》《魂断蓝桥》《叛逆的女性》《碧落》《铁骨红梅》《大雷雨》《蝴蝶夫人》《罗汉钱》《为奴隶的母亲》《少奶奶的扇子》《星星之火》《芦荡火种》《红灯记》《新之死》《一个明星的》《明月照母心》《今日梦圆》等。

  与许多戏剧相比,沪剧初创期的一些名戏题材可以延续保留至今,如反映江南乡村爱情生活、来自民间表演艺术对子戏的《卖红菱》;三、四人同场戏的《阿必大》,表现底层社会农民艰辛生活或爱情故事的《借黄糠》、《庵堂相会》,的《陆雅臣》,反映沪上民俗的《小分离》(药茶鸟文化)、《女看灯》、《看龙舟》(岁时节俗文化)、《绣荷包》(丝绣文化),还有传统名剧《白兔记》、《》等。

  沪剧是上海地域文化的典型代表,它从不同侧面反映了近现代中国大都市的风貌,在成长过程中显示出很强的生机和活力。

  近年来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速,沪剧艺术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危机,演出市场日益萎缩,观众减少,沪剧从业人员收入偏低,出现人才流失和断层现象,江南地区原有的数十个沪剧演出团体现在仅剩3个,以有力措施抢救和沪剧艺术已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杨飞飞,女,汉族,1923年生,2012年去世,浙江慈溪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马莉莉,女,汉族,1949年生,江苏常州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王盘声,男,汉族,1923年生,江苏苏州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2015年,上海对市级文艺院团全面启动一团一策,通过出台特色化、切中实际的政策,逐渐院团的艺术生产力和发展活力。

  2012年,原创沪剧《挑山女人》上演后即引起专家学者和观众的热烈反响,获得包括第十三届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等18个国家级项,成为沪剧有史以来在全国戏剧舞台上获最多的剧目。

  2018年11月15日至21日,由中华文化促进会、上海市文化影视管理局指导,上海市非遗中心、江苏省非遗中心、浙江省非遗中心、安徽省非遗中心、上海大世界、上海文化创意产业资源联盟主办,上海市宝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江苏省南通市非遗中心、浙江省宁波市非遗中心、安徽省宣城市非遗中心协办的2018大世界长三角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暨大世界城市舞台中国魅力榜(长三角非遗展演项目榜)发布活动在沪举办,期间沪剧在上海专场演出。

  沪剧是上海的标志性剧种,长期来为城乡群众所喜闻乐见。但是这些年却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一) 演出市场严重萎缩,剧团大量解散 在沪剧演出比较兴旺的解放初期,上海拥有三十多个沪剧专业表演团体。苏南、浙东的沪剧团也有不少。“十年”结束后,沪剧团体得以恢复重建,当时不仅黄浦、长宁、徐汇等区建有专业沪剧团,市郊的宝山、南汇、崇明、松江、奉贤和上海县等的沪剧团也先后建立,同时,常州、无锡、吴县和太仓也恢复了专业沪剧团体。但是随着文化娱乐多元化的发展,沪剧演出市场日益萎缩,很多沪剧团体困难重重,无法维持,已经陆续解散。兄弟省市的沪剧团也全部撤消。目前全国范畴内,沪剧团体只剩下一个国家剧院上海沪剧院,三个区县级剧团,即长宁、宝山和崇明沪剧团,它们的发展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二) 观众日益流失,收入不断减少 目前戏曲艺术处于普遍不景气的状态,沪剧也不例外。近年来观众流失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过去沪剧曾有过一个戏连演连满几个月的盛况,现在一个新戏能演十场已属不易。到农村演出也只能演一两场换一个地方。过去祖父母和父母经常带孙子、儿子来看沪剧,现在这种现象已越来越少见。更值得注意的是沪剧的观众中,有相当一部分观众,虽然热爱沪剧,但却因经济条件所限,拿不出更多的钱看戏。面对这种状况,沪剧票价卖不高,沪剧表演团体的经济收入不能不受到很大影响。 由于演出收入不足,即使是国家院团的上海沪剧院也面临资金缺口的困难局面。从业人员收入待遇偏低,疲于奔命挣钱,少有时间提高艺术。为完成全年创作演出场次指标,大家缺乏充裕的时间打磨艺术精品。作为上海特有的地方剧种,沪剧团体至今没有一个固定演出剧场,这样势必造成演出成本提高,固定观众群体很难形成,演出设施简陋,影响演出质量,形成了一种的恶性循环。


最新文章
· 株洲市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积极推进“戏曲进校园”活动
· 中国传统文化-沪剧文化
· 学好古诗词安徽安徽道恩教育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 刘小波:乡村文创产品的设计策略与实例分享
· 阿里巴巴2019打假年报发布 知识产权主动捍卫正品
· 福建创建知识产权公共服务“最多跑一地”模式
· 文化墙让文明新风“吹靓”社区
· 2019上海文创产品展会
视频中心
官方合作伙伴
合作大客户
电话:+86 10 82302526 
联系人:视听事业部:李虎:13432015856
传真:+86 10 82320151         网址:www.brightchina.com.cn
北京888真人娱乐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丰产支路东窑村193号
COPYRIGHT© 2008-2020 北京888真人娱乐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48401号-3